主页 > C微生活 >NBA未来面临的几大问题 >
  • NBA未来面临的几大问题

NBA未来面临的几大问题

发布: 2020-06-08分类: C微生活

NBA未来面临的几大问题

今年休赛期可谓是精彩又刺激。在这个联盟里上演了:选秀夜交易;超巨们为了并肩作战而举行秘密会议;球队令人惊喜的快速重建。联盟高管们和球迷们一样感到震惊。我们来看看联盟里的人都在讨论些什幺,以及这个夏天会对未来产生怎样的影响。

雷霆选择了哪条路?重组还是重建?交易掉保罗-乔治,罗素-威斯布鲁克,杰拉米-格兰特之后,雷霆队手里抓满了选秀权。他们之后的工作是:两个2020年首轮选秀权(其一受轻微保护)两个2021年首轮选秀权两个2022年首轮选秀权两个2023年首轮选秀权(其一可能会顺延至2024年)三个2024年首轮选秀权一个2025年首轮选秀权三个2026年首轮选秀权

加起来在七轮选秀中总计15枚的选秀权。将在乔治交易中从快艇得来的控卫谢伊-吉尔杰斯-亚历山大考虑进去,并上积累更多交易筹码的可能性,诸如中锋史蒂文-亚当斯,前锋达尼罗-加里纳利,或是控卫克里斯-保罗,雷霆队或许比联盟历史上任何一支球队的重建都更有优势。别向他们的总经理萨姆-普雷斯蒂问起这些,雷霆队可不喜欢。「在交易掉保罗-乔治以后,Sam表现得就像他家的狗死了一样,」一位排名靠前的球队高管最近告诉我,他也补充到即使重建过程令人沮丧,但是年复一年球队止步季后赛首轮同样如此。「Sam不会承认这件事,他太聪明了以至于他并不了解这支威斯布鲁克的球队已经到达了上限。」每一段和联盟高管们的电联以及在拉斯维加斯的夏联都明显预示着这样的想法:不管球队和球迷对失去一名球员有多痛苦,尤其是自雷霆搬到奥克拉荷马城后,这名球员一直是球队的基石,但雷霆现在的处境要好一些。联盟高管们称雷霆是这个夏天最大的赢家,这支队伍有最光明的未来以及运气。「科怀的招募让雷霆队出局了,」西区球队的一位高管上周末表示。「保罗-乔治的这桩交易使他们在交易罗素时没有遭到强烈反对。」

这位高管也提及在球队首轮负于拓荒者后,威斯布鲁克早在伦纳德招募乔治前就依凭球员选项和普雷斯蒂进行过第一次有关他本人未来的谈话接触。联盟消息源透露,这并不是威斯布鲁克首次有过离队的想法,在凯文-杜兰特于2016年离开雷霆之后,威斯布鲁克并没有考虑续约,雷霆队接到了关于他能否上场的电话。威斯布鲁克最终签下了一份为期五年,价值2.068亿美元的续约合约,但连续三年的首轮失利之后,他离开了。伦纳德渴望乔治,詹姆斯–哈登想要威斯布鲁克,但普雷斯蒂本不必让他们得偿所愿。他做了一个选择,即使这个选择让痛苦相伴着他。一些高管公开了普雷斯蒂表面上的沮丧:一个小市场球队的经理最近总结了那些担心这个夏天如何展开的人的感受:「山姆买了一堆球员,但是当他们的明星球员要求被送到大球市时,下一个小市场球队会得到什幺呢?」并非所有球队都能如此幸运。这样的事情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直到NBA採取一些干预措施。」

如何解决类似非法引诱这个问题?

NBA总裁亚当-肖华最近表示联盟计划重新审视和重置有关非法招募的规则。制定我们无法执行的规则是毫无意义的。这伤害了整个联盟的诚信,」他补充道。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个问题;问题是如何解决它。NBA不可能对每个球员、高管和教练都进行全面监控,也不可能追蹤他们所有的简讯。监管一切是不可能的。不是每个人都会登台Jimmy Kimmel的真人秀!联盟只有在球队提出指控的情况下才会调查此事,就像溜马队在2017年所做的那样。NBA发现湖人队总经理佩林卡和保罗-乔治的经纪人亚伦-明茨谈到乔治可能会在与溜马队签约期间加盟湖人队。湖人队被罚款50万美元。

有关玩弄规则的事情层出不穷,自从科怀秘密会见乔治并招募后者的消息被爆出,与此同时凯文-杜兰特戏法般与网队签约,甚至都没有知会球队。在自由市场开启前,合约细节从未被披露。对于这些真的有办法吗?回到湖人因非法招募乔治而被调查这件事上,ESPN的Ramona Shelburne指出NBA调查了乔治和当时的湖人助理教练布莱恩-肖的钓鱼之旅。没有办法证明每一个非法招募的例子;这就是为什幺我採访过的许多高管更关心留住明星,而不是监督可能与他们交谈的人。超级顶薪曾应该是一个法子。可它失败了。不计其数的明星们放弃他们的特权,顺带放弃了更大一笔保证金。当一份超级顶薪的合约被签下,球迷和高管们几乎立刻就把它视为一份累赘合约。一些高管已经开始猜测NFL式的特权标籤是否可行,不过美国国家篮球运动员协会不太可能同意对球员自由进行如此严格的限制。在NFL当中,一支球队出于对连续三年不断攀升的成本的考虑可以使用一次特权标籤来保留一名球员。也许NBA可以允许球队支付给它的特权球员的薪资远远超过目前的最高合约,但只有薪水计算为顶薪纳入空间。举个例子,当扬尼斯-阿德托昆博在2021年成为一名非限制性自由球员时,密尔瓦基公鹿可以赋予他一份特权,即在当年支付给他相当于薪资帽一半的薪水,而不是当前最高额35%的起薪,但这仅仅算作薪资帽的35%。如此球队就将不会因重新签下自家的明星而难以运作,而是可以通过支付更高额的薪资来留住他们。但是倘若有老闆不愿付钱,又会发生什幺情况呢?或是如果心怀不满的球员执意闹事,造成那种NFL每年都要处理的合约纠纷又该如何呢?支持这种想法的NBA高管们清楚这样的担忧,但他们认为,这至少给了他们另一种选择,球员们将因此得到回报。NBA总是允许球队只使用一个赛季的特权标籤,并且仍然允许球员以高于最高薪资的价格与球队商讨一份薪水。但是球员们甚至可以在合约期内更早些时候公开表达他们的不满,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等待,特权标籤就会出现。想象一下,如果马刺知道他们可以在2019-20赛季签下伦纳德,科怀-伦纳德与马刺的情况会有多幺的不同。

一名高管预设的另一想法是在某些合约中含纳一份球队或球员无法放弃的交易否决权。这会防止快艇在交易掉布雷克-葛瑞芬之后的数月重新签回他并且预防像乔治这样续约合约刚签完一年就寻求交易的球员。但是如果球队或球员并没有签下那些合约,这样的选择就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无论哪方都不想受到限制。没有什幺想法是十全十美的,无论规则如何变更,球队会继续非法招募球员——除非有令人不敢逾越的惩罚措施出现。”假设惩罚是蹲两年号子,你会闯红灯吗?”一名高管在夏联问到我。「球队不会有太多非法引诱如果有高于罚款以外的惩罚举措。」这位高管提及,肖华本应该以NFL总裁Roger Goodell于2007年因新英格兰爱国者队使用摄像机拍摄场边手势而惩罚他们的做法,同样对待湖人对乔治非法引诱的个案。「Goodell被粉丝们讨厌但至少他受人敬畏。就像(前NBA总裁大卫)斯特恩那般。没有人害怕亚当的惩罚。那是我们所需要改变的。」大多数与我交谈过的高管们都希望被发现非法招募的球队会受到剥夺首轮签的惩罚。「篮球方面的运作需要一针见血,而不只是对老闆们的钱包作出处罚,」另一名高管说到。其他人想得更远,建议除了剥夺签位之外,球队在数年内不能交易任何选秀权。如果惩罚是如此严厉,湖人将不会决心交易得到安东尼-戴维斯——很明显他们要承受一份大得多的处罚。「你以为乔治是唯一一位被非法招募的球员?只不过溜马是唯一一支认为值得为此事发声的球队。」一名东区高管在本周说到。「这只会变得更糟,除非肖华和NBA开始表露出他们真的很在意这种事情。」

谁是下一名蠢蠢欲动的球星?

在联盟解决好非法招募这件事情前,这还会有一段时间。与此同时,你会发现明星球员们被拖入流言蜚语之中。单单这个夏天,入选2018-19赛季最佳阵容的十五名球员有六位改庭换面。更大的变动在所难免。谁会是那下一个呢?高管们一致认同明年的选择会更少,大多数都是二流甚至三流球星。以下是这些球员的名单:巫师队的约翰-沃尔或是布拉德利-比尔:联盟消息源透露比尔当前并不会被交易,虽然那会在交易截止日前有所改变。骑士队的凯文-勒夫:在被优质报价前,球队想要看到勒夫是健康的。马刺队的德马尔-德罗赞和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如果圣安东尼奥处在季后赛行列,对于球队来说,比起白白放走球员们,交易掉他们的非限制性自由球员是最好的选择。暴龙队的凯尔-洛瑞,马克-加索和赛尔吉-伊巴卡:自从乌杰里2013年上任以来,就已经想要重建球队了。现在该是他显身手的时候了。雷霆队的克里斯-保罗,史蒂文-亚当斯以及达尼罗-加里纳利:重建已然开始。在加里纳利健康的前提下,为他谋得下家并不是什幺难事。但是保罗和亚当斯可能会是奥克拉荷马的阻碍。很难预测哪些球员是长期不会被交易的,但是正如我在一月份写的那样:球队们觊觎着本-西蒙斯(76队),德文-布克(太阳),以及卡尔-安东尼-唐斯(灰狼)。这三名球员现在都处在合约期内,但是如果太阳或狼队一直这幺输下去抑或西蒙斯在费城的地位下降,情况就会有所不同。然后,真正的大鱼,将会在两年后游入自由市场…

扬尼斯-阿德托昆博是走是留?

扬尼斯是球队追寻的下一条大鱼——我的意思是,通过非法招募。公鹿队上赛季几乎抵达了总冠军赛,众所周知,扬尼斯爱着密尔瓦基;他说过他想做一辈子的公鹿人。自打他新秀时期就与他很熟络的消息源今年早些时候告诉我,在2021年他不会离开,他和凯文-加内特一样固执,后者在连续输掉几个赛季之后依然忠诚地留在明尼苏达。我也认为阿德托昆博会留下,但是在经历了这个夏天的变动之后,你怎幺能自信地去赌球员的去留呢?

公鹿队可能连续两闯总冠军赛,然后扬尼斯长期留队,或者就是两次折戟次轮,这会使得他心生去意。谁知道呢?这种不确定性才是关键,所以其他球队得做好他成为自由球员的準备。公鹿的压力如山倒。在自由市场失去了季后赛期间可能是球队当中第二好的球员——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密尔瓦基将他交易至溜马。球队不得不在2020-2021赛季前以总计7000万美刀的代价留住克里斯-米德尔顿,布鲁克-洛佩斯,埃里克-布莱索以及乔治-希尔。在交易市场,他们失去了重要补强的机会,除非诸如米德尔顿这样的核心球员离开,否则在2021年的薪资空间内不会有大手笔的签约。与此同时,其他球队正在以廉价合约组建年轻的阵容核心,同时保证球队有能力签下扬尼斯以及第二位球星。薪资帽可能会在2021年有巨大变动,然而许多拥有天赋球员的球队在那时剑指签下两份顶薪,那些天赋球员仍处于新秀红利合约期内,比如圣安东尼奥,纽约和亚特兰大。像是芝加哥,迈阿密和多伦多这样的球队只要做出相应人员调整,也能创造出两份顶薪合约的空间。对于任何一支球队而言签下扬尼斯或许是个白日梦,但大量的后备选择表明这值得一试。2021年休赛期有布拉德利-比尔,鲁迪-戈贝尔,还有CJ-麦科勒姆——加上科怀-伦纳德和保罗-乔治。薪资空间最灵活的球队有能力向那些球员豪掷千金——当然也包括扬尼斯。

或许这样做是错误的呢?

2021年的自由市场会是与众不同的。去年,据ESPN报道,火箭队向联盟正式提议将自由市场开启日的时间提前到选秀日前。多名联盟高管表示,由于选秀权的价值不断缩水,违规引诱增加以及名单变动加剧,这一想法得到了支持。无论如何,球队在选秀前就已经开始了自由球员的选拔,所以与其在了解他们必须等到自由市场开启后才能操作的前提下限制球队运作,为什幺不将这一流程付诸行动呢?最近几年,球队似乎更频繁地使用选秀权来创造薪资空间而非削减薪资总额,就像热队为了获取吉米-巴特勒而做的那样。选秀权是很有价值的,但是比起操作薪资空间带来的可能性,诱人度还是逊色许多。一枚选秀权可能兑现成达龙-福克斯这种级别的潜力新秀,也有可能成为交易中包含的甜头,比如送走老将或是将定义未来的球员带回阵中。